• “共享田园”改革试点半年 一块闲置地 牵起了农民和市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6-24 06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编者按

6月25日,将迎来第三十个全国“土地日”。今年的主题是“节约集约用地 严守耕地红线”。新修订的《土地管理法》年初正式实施,亮点之一就是允许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,这被认为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最大红利。如何活用政策,破解人地矛盾,实现土地高效利用?记者日前走进成都市、凉山州布拖县、宜宾市等地,了解基层的探索与创新。

试点

6月初,成都市郫都区棋田村,水稻田里一片绿色。村庄的一角,闲置老旧农房已经被推平,取而代之的是建设中的共享民宿。“我的房子也在里面,以后我的收入应该会增加,生活条件也会改善。”63岁的村民杨秀茹说。

今年初,四川省在当地启动“共享田园”改革试点,并从棋田村扩展到先锋、安龙、广福、战旗等区内其他村,探索“吸引城里人下乡,让原住村民受益”的新路。改革成效如何?近日,省自然资源厅派出调研组,展开回访。

A

为何改?

设计者说:很多乡村既没有政策倾斜,也没有“网红”优势,只能通过改革增强内生动力,盘活低效土地成为切口

棋田村冬水坝农场是“共享田园”孵化之地。这块村里最大的冬水田因种植条件差,曾经是村党支部书记侯淘的心病,“土地效益低,产业发展找不到路子。”

省自然资源厅改革办相关负责人认为,棋田村代表着很多乡村的现状??既不是贫困村,没有政策倾斜;也不是旅游名胜,没有“网红”优势,只能通过改革增强内生动力。

随着城镇化深入推进,农村劳动力流失严重,谁来种地成为突出问题。与此同时,城里人的田园梦想又无处安放,与村民联建房等打“擦边球”式的操作缺乏政策保障,容易出现违法用地等问题。

“要实现乡村振兴,必须破解‘钱从哪里来,地从哪里出,人往哪里去,业从哪里兴’这四大问题。解决这些问题,不能靠乡村自说自话、自娱自乐,要让有能力、有技术、有资金、有情怀的人加入进来,把农村闲置低效的土地资源盘活利用起来,人、地、钱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。核心是‘三权分置’,要通过权利变活,换取村庄的发展。”省自然资源厅厅长孙建军说。